在2020高考的赛场上,你都是在和什么样的人竞争,他们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衡水中学校长接受白岩松采访谈高考

更新时间:2020/3/9


今年是闰年,所以高考倒计时100天比往常推后了一天。

由于疫情的影响,这个对高三学子来讲具有重要意义的时刻,孩子们都是在各自的家里度过。

在这一天的央视“新闻1+1”节目中,主持人白岩松连线采访了两位校长,一位是湖北孝感高中校长,另一位是衡水中学校长。

在节目的最后,白岩松问衡水中学的郗会锁校长:

“根据现在复习的情况,毕竟也受到疫情的冲击,你对今年学校的高考成绩有什么预期,是否会调整?”

郗会锁校长回答说:

“我觉得大家都一样,都不在学校,都在家,面临的困难也是相似的,所以对今年的高考我们有必胜的信心!”

而且,对于是否做好了开学准备,郗校长也表示,生命第一,疫情得到控制前不开学为好,但只要疫情得到控制,衡水中学已经随时做好了开学准备。

看完采访,我从衡水中学校长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特有的自信和从容。

这种从容,对一些将衡中当成对手的学校来讲,是可怕的。

衡中校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

因为当前这种放假的状态,对于衡中的教学影响并不大。


身边有一些朋友的孩子在衡水的学校读书,有的是在衡一,有的是在衡二,有的是在其他学校。

衡水各个学校的管理,大体上是一个路子,所以本文没有做具体的区分。

朋友们经常在群里介绍这一段时间的情况,他们吐槽学校,吐槽孩子,吐槽现在的生活。

孩子们的作息时间,和在学校基本一致,每天早上不到6点就要起床,为了监督学生,起床后家长要发一张孩子在书桌前进入学习状态的照片给班主任。

一位衡二的班主任介绍说,由于发照片可以作弊,照片发上来之后可能睡回笼觉,所以现在改成了视频。

视频耗费的时间长,折腾几分钟,就算想睡也睡不着了。

起床之后,孩子们就开始了一天的学习,高三年级已经进入复习阶段,最多的时间当然是用来做题。

家里都买了打印机,老师每天会把需要做的试卷电子版发过来,家长打印给学生做,一天可以达到几十张之多。

而且,孩子在自己做完试卷之后,会自己对答案、整理错题本。

正像郗会锁校长说的那样,孩子们“平时自习考试化,平时考试高考化,高考考试平时化”,早就习惯了这个流程。

其实,我觉得还应该再加一条,就是“在家学习学校化”,孩子们在家基本和在学校一样,现在最多是把老师上课讲解试卷的环节改成了在线答疑。

换句话说,即使是在延迟开学期间,对于衡中这样的学校来说,学生们的学习节奏也并未打乱,大家仍然在按部就班地学习。

这一点,在很多学校都是做不到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对特殊时期的教育和学习,不管是学校、老师还是家长、学生,都没有充足的思想和物质准备,都表现出很强的不适应。

一些学生和家长抱怨现在的学习形式太累,太不方便,学习效率不高,甚至有一些抵触,盼望着开学之后再把落下的课补上。

这样的想法和做法,出现在非毕业年级可能还可以理解,但如果出现在毕业班同学身上,是非常危险的。

如果在这一段时间懈怠,差距会被迅速拉开。

而在开学之后,很可能没有时间弥补。

很多人都预测,在疫情过后,学生们的成绩将会出现两极分化,好者愈好,差者愈差,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这种两极分化,可能出现在班级内部,也可能出现在校际之间。

班级内部的分化是由学生的自律程度不同决定的,校际之间的分化是由学校的管理力度不同决定的。

这一点,不管是学校还是家庭,都需要注意。

千万不要别人已经胸有成竹,你还在心存侥幸。

在采访中,白岩松也特别提到了如何让学生自律的问题。

说实话,我对郗校长介绍的所谓衡中学生的“自律力”并不十分相信。

自律的孩子一定有,但那是极少数,大多数人还是靠严格的管理。

客观地说,在现实中,绝大多数人都不能自律,成年人也是如此,更不用说是青少年学生。

我们成年人之所以每天到点上班,大部分都是因为不去上班就没有人给开工资,没有工资就没钱买柴米油盐,养活不了家中的老小。

而孩子们不自律不努力,也有人供吃供喝,没有生活压力。

至于学习的重要性,一般情况下,需要等他自己做了父母才会懂。

所以,我们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孩子懂事上。

我家孩子也是衡中的毕业生,我知道他之所以能出成绩,不是因为他有多么自律,而是学校的管理特别严格,家长配合得特别到位,他不得不去做。

白岩松也承认,指望所有高三的孩子都特别自律其实也不容易,因此还需要很多校长班主任各科老师严防死守人盯人,才能够带着孩子一起过这个关。

非常欣赏白岩松“带有一定强制性的自律”这样的表述,我觉得非常贴切。

学习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需要给孩子们一点压力才行。

坦率地说,这不是教育的理想状态,而是一种教育的功利状态。

但从家长和学生的利益来说,大家又都有功利性的需求,我们不得不去满足这种需求。

有人说,自律的人得高考。其实,他律的人也能得高考。被淘汰的,是那些无律的人。

不研究衡水中学,你就不会懂高考。衡水式教育,是中国教育一个越不过去的坎,是一种典型的教育现象。

这恐怕也是央视采访两位校长,一位来自疫区,一位来自衡水中学的原因。

衡中和衡水式教育是一种不能忽视的存在,那里的学生将来会和你考同样的试卷,然后高校要按分数从高到低录取。

你不重视,你不接受,就会吃亏,除非你不想参加高考。

我非常担心,经此一疫,在今年的高考中一些学校会被拉得更远。

记得在2017高考期间,中国新闻周刊一篇题为《一场平静的狙杀》的报道流传于网络。文章记录了衡中备考的一些细节,记录下了他们高考常态化的管理,记录了高考在即,学校里的平静和平淡:

如果不是黑板上倒计时的大字,仿佛这里的每一个人即将面对的,都只是一场日常的测验。

文章的结尾,是这样一句话:

他们,早已在高强度的重复训练里,把那场盛大的考试,斩杀了千百遍。

看完白岩松的连线采访,我的脑海里忽然又浮现出这句话。

不管是承认还是不承认,高考真的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而在你感到无聊,用各种方法糊弄老师和家长的时候,一些学校和学生,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从衡中校长的回答里,我知道衡中的学生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开学的那一天,就等着上考场的那一刻。

为什么人家从容不迫,是因为人家心里有底。

并不想赞成或反对什么,写这篇文章,只是想告诉大家,在高考的赛场上,你都是在和什么样的人竞争,他们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THE END
来源:互联网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