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话牛性

更新时间:2021/2/22
收藏 说说

如果我光画牛,小时候没放过牛、没骑过牛,我是没有目前这般画牛感觉的。如果我不弄蟹派,不弄“横行不霸道”,我也画不出现在这样的牛。是的,这牛是自己的牛,这蟹是自己的蟹,这我是自己的我。所以,这个蟹横牛背的式样,才把小时候乡下的牛与现代养牛场里的牛,包括古今中外的牛全弄到一张纸上放养;才把横行的蟹与倔犟的牛,“不霸道”地冲突成一种特别的张力;才把六十出头的老蟹,与六七岁的放牛娃,很牛气地一起玩耍成“牛住乡愁”,还能“牛转乾坤”,并且“牛连忘返”。

当下,疫情又吃紧,各地都要求不走动就地过年。其实我呀,在疫情的鼠年里,在画牛的日日夜夜里,早已“骑着牛”回过无数次家,趴在牛背上周游列州列国。这不,现在还横在牛背上呢,正横背难下地走向辛丑牛年。

眼看就要到牛年了,就谈谈牛的变局吧。我们现在一谈到牛,就是勤劳、踏实、甘于奉献的印象,这是对的。牛的一生确实任劳任怨,世上纵有千般苦,最苦莫过牛肝肠,牛辛劳一生,死了还将皮肉骨头全都奉献给人类。然而原本的牛是这样子吗?不是。当年的野牛,没被人类驯服时肯定不是勤劳踏实型的,肯定是野性十足无法无天的。后来人类发现了牛的软肋,用环子穿过牛鼻子,再拴上一根绳子,一下子把野牛驯服成了家畜,使牛老老实实地为人类服务,从而为人类的农耕文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久而久之,牛就成了吃苦耐劳的代表。由野牛到耕牛,创造了农耕文明,这是牛的第一次大变局。经过几次工业革命后,耕地已不再用牛,牛的农耕属性废掉了,我回老家已经看不到耕牛,每每想到牛,确有一种淡淡的乡愁。我曾创作过一幅生肖牛,题名叫“牛住乡愁”,这种感觉,是生在农村的人才有的。于是,人类就开始工业化养牛,主要是吃牛的肉、喝牛的奶,从耕牛到奶牛肉牛,这是牛的第二次大变局,是因为人类由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变化造成的。工业化饲养的牛不必套上鼻环,不需耕地干活,可饱食终日还可听音乐愉悦身心,虽然最终免不了一死,但活着的时候是舒舒服服的。你看看,牛的两次大变局都是人给定的,是人性造就了牛性。

我以前说过,一切学说都是人在说,一切人文都是人造之文。牛的文化变迁全是人给定的,因此我对股市上把牛拉出来做标识,总感到有些不对劲。牛是踏实的、笨拙的,而股市是虚拟的、算计的,两者怎么会弄在一块儿?慢慢才发现,股市上的牛当是一头野牛,未被人类驯服的野牛的秉性才是股市的本性,也是资本的本性。股市也好,资本也罢,都是人文的、被人操控的,根本是人性的一个面。

无论怎样变局,对书画家而言,你必须要一笔一画地去做功夫。书画家做功夫,就如同老牛耕地,没有捷径可走。书画创作全是手头上的活,也很难有工业化的操作,即便所谓的流水线创作也是一笔一笔画的,也不可能工厂化、机器化。所以,真正的艺术家永远是勤奋耕耘的牛。我2020年全年都在创作生肖牛,昏天黑地弄了一年,才有现在几十幅各种样式的作品。画牛时我写了副对联,算是一份心得:

蟹横牛背儒道气韵,

蝶化砚田海天风光。

跋:近期创造牛年贺岁生肖画,有感得此联句。老牛耕田,近儒家;老子骑牛,近道家;老蟹画牛,达情性近道家,换茶饭近儒家。儒家、道家、蟹家,同生共养于砚田,蝶化为一家;老牛、老蟹、老蝶,汉海堂里尽情玩耍。

这是老蟹把儒道弄在牛画里,我还画过一幅水中的牛,跋:在水里是道家,上了岸是儒家,不计较是佛家。这题跋儒释道合一,自感得意。我画牛,画了就想题字,往往是有感而发,不求工拙,海阔天空一任自然。比如“儿时放牛为吃饭,今朝画牛为哪般?情到深处牛养人,养在砚田与心田”,再比如弄“牛连忘返”专题,统统题上八句话:

儿时放牛荷塘间,

夕阳农家散炊烟。

如今画牛更种荷,

梦里流连已忘返。

骑牛难下汉海堂,

种荷心田生老莲。

流年岁月认牛莲,

此生如牛莲如禅。

生肖牛的精气神儿,题跋中的儒释道,图式里的诗书画,混合成老蟹今天的创作状态。前面说了,牛性是由人性给定的。同样,老蟹画中的诗性、书性、画性,也是老蟹给定的,就叫“蟹性”吧,说到底是个性,是创造性。华夏长期的农耕文化造就了牛的特定精神,不断传承历久弥新。

国家领导人2021元旦献辞,指出了牛的三种精神:为民服务孺子牛、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所取得的成就,就靠牛的这些精神,所以深圳的市标就是一尊拓荒牛。改革开放初期,温州人像牛一样吃苦耐劳,全世界打拼成就非凡,被世人称为温商,也可泛化为浙商,温商的精神是什么?就是牛的精神。但到后来,个别赚了钱的温商就把老牛精神丢掉了,不再踏实肯干,开始进入资本市场投机取巧,结果许多人血本无归,还有人进了班房。我身边就有几个财大气粗的温商最后进去了,本来腰缠万贯,却落得个资不抵债,为什么?就是因为丢掉了老黄牛的精神。“只要老牛精神在,世间温饱福禄长”,我经常在生肖牛上题上这两句话。牛踏实肯干、任劳任怨的品性,是人类永远都要发扬的。

小时候放牛,傍晚时分,骑在牛背上回家时的那般感觉真的很怀念。沿途稻田里的禾苗味、不远处母亲烧饭冒出的炊烟、偶尔路过的荷塘波光,都是一种回家的召唤。现如今,六十出头的我真想再骑着牛回一次家,可是已经永远地回不去了。母亲不在,禾田不在,老牛不在,老屋不在,青春不再,好在老蟹童心还在,梦还在,所以我笔下的牛总是充满儿童般稚气拙朴。蟹横牛背朝前走,我最大的美梦是走出函谷关,撞见骑青牛的老子,向先生问道,世界大变局的当下,我们道在何方?元旦那天,我弄了张2021偈颂:

不管三七二十一,

闭门一退六二五。

干活三下五去二,

二○二一我做主。

请问老子,我这道行吗?老子打开道德经:“道可道,非常道……”(附图为严学章画作)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