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玺印出汴梁——读贺剑篆刻

更新时间:2020/11/19
收藏 说说

贺剑的名字,对于书法篆刻圈的人来说并不陌生,他是以书法成名的,近年在篆刻展赛上崭露头角,细想一下,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他依靠自己的书法功底加上勤奋以及对篆刻艺术敏锐的洞察力,同时跟随刘洪洋游学,得名师亲授,广结同好,博收约取,取得成果应是水到渠成的。

我和他甚是熟稔,同居汴梁小城,贺剑的工作室“至善堂”与我的办公室相距仅一条小胡同的距离。我们经常一起外出学习、交游、观展,了解他在篆刻道路上耕耘的轨迹,也知道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近年来他于篆刻近乎入魔般地投入,以“巧取豪夺”的艺术进取精神,从传统中取舍消化,结合自己的艺术审美体验,使其篆刻给人以诸多新意。对篆书重视与实践的程度,往往决定印人篆刻艺术的深度与长度。贺剑浸淫于篆书多年,有自成面目的大篆书法作为审美风格的架构支撑,以他的书法观照其篆刻,很容易理解“印从书出”的概念。

贺剑的篆刻创作不是孤立的,其中既有传统的根基,又有时代印风的影响,但他能匠心独运,与时风和而不同。跟随刘洪洋学习的过程中,他不去追求与老师刻的像不像,而是探寻老师的精神内涵,领会老师的处世哲学,掌握老师的学习方法……

人间有味是清欢

学习篆刻离不开临摹古人的经典作品,临习者的审美观、解读的侧重点、技法表现的差异往往会导致不一样的学习效果。贺剑出示一批临摹古玺的作品,初看印稿令我惊异,说是临摹但并不是完全忠于原作亦步亦趋的描摹,而是大胆地进行或朱白转换、或文字重组、或章法重构的二次再创作。他说这种临摹的方式也是学习经典作品的一种方法,即在临摹古印的过程中掺入己意,抓住某一点特色,拓展其发展空间,往往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是的,这些临作没有忠于原作机械地照搬,但其内在的精神是相通的,在临创转换的过程中使作品更加自由奔放,也更具有现代抒情性。

贺剑的篆刻根植于先秦古玺,印面效果的制作体现着经营上的苦思冥想,其构思放纵新奇而不怪异,在机心设巧中保持一种蕴藉的意味,颇耐人寻味。他的篆法很善于构造字形,其笔画无论增减,或拆省或借用,化而为之,往往有着独到的思考,既古拙又质朴;章法看似随意经营,实则精心设计,既生动又自然;刀法冲切随心所欲、爽利痛快、娴熟稳重,有一种使刀如笔的从容状态,这更体现在其边款的创作上,更能直接体现出刀性。

贺剑的篆刻特点有二:一在文字,二在印面构成。作品疏密、大小、方圆、粗细、正斜等各种矛盾对比强烈、气势开张、意志飞扬,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如“守得云开见月明”“万里风清月入楼”“天见其明地见其光”等,或雄浑劲健,或有豪迈之气。他特别善于经营章法,刀法上独辟蹊径,线条处理刚柔相济,已经初步形成自己的篆刻语言系统。一方篆刻作品其实就是创作者对生命的体验、对生活的感悟和对艺术的思考与探索。

天地无私春又归

贺剑擅作古玺巨印,大印之难不仅在于操作上的驾驭,更在于如何使作品蕴含一种古气,如何刻出正大气象。脱略其形而凸显其精神,是古玺大印创作的难处,也是制高点,反观贺剑的此类作品虽然略显幼稚,但也已初具规模。其作品营造出的虚与实、拙与巧、古与雅的印面效果,令人赏心悦目,这也印证了他“印从书出,以古为新,印如其人”的印学理念。

如今人人都在追求“个性”,每位印人的篆刻作品都具有个性化,但并不是所有有个性的作品都是艺术品。篆刻作品的个性不但要有自己的审美情趣和审美印式,也要符合时代的审美,毕竟成功的篆刻作品需要内涵、需要深刻、需要具有人文精神。从贺剑近期的作品可以看到豪放之气,甚至是一种狂放,但这种“放”不是浮躁,是作品所蕴含的精神上的热情和奔放,通过石屑的飞溅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的。

这正是:刀锋生发乾坤意,笔墨浸润日月长。从来传统多真味,一方玺印出汴梁。

案有黄庭樽有酒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