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剪灯”系列及其它明代文言小说

更新时间:2021/2/22
收藏 说说

第四节:“剪灯”系列及其它明代文言小说

一、东亚小说之奇葩:《剪灯新话》及其续作。

瞿佑(1341-1427)《剪灯新话》,约撰写于明洪武十一年(1378),因作者“自以为涉于语怪,近于诲淫,藏之书笥,不欲传出。客闻而求观者众,不能尽却之”。遂以抄本流传。后有人将其刊行,但”脱略弥甚“,非为佳本。

约明永乐十八年(1420),晚年瞿佑对《剪灯新话》进行了重新校正。至正统七年(1442)左右,瞿佑侄子瞿暹刊刻出版了此重校本,是为善本。

此瞿暹刻本,中国已无传本。韩国藏有1559年(明嘉靖三十八年)朝鲜刻本《剪灯新话句解》,其底本即瞿暹刻本。

明正德六年(1511),福建清江书堂刊刻《重增附录湖海剪灯新话》,其底本非为瞿佑重校本,今藏国家图书馆,乃中国所藏最早刊本。

明正统七年(1442)二月,国子监祭酒李时勉上奏:

近有俗懦,假托怪异之事,饰以无根之言,如《剪灯新话》之类,不惟市井轻浮之徒争相诵习,至于经生儒士,多舍正学不讲,日夜记忆,以资谈论。若不严禁,恐邪说异端日新月盛,惑乱人心。乞敕礼部行文内外衙门及提调学校佥事、御史并按察司官,巡历去处,凡遇此等书籍,即令焚毁。有印卖及藏习者,问罪如律。庶俾人知正道,不为邪妄所惑。(《日知录之馀》卷四引《实录》)

《剪灯新话》二十篇,大多写男女情感及婚恋故事,包括《牡丹灯记》、《绿衣人》等人鬼之恋。幽冥怪奇,颇涉私情,故为李时勉等人所忌。

《剪灯新话》虽然被禁毁,但仍然产生了巨大影响:

永乐十七年(1419),李昌祺撰《剪灯余话》,自序称:“有以钱塘瞿氏《剪灯新话》贻余者,复爱之,锐欲效颦”;

宣德三年(1428),赵弼撰《效颦集》,自序云:“尝效洪景庐、瞿宗吉,编述传记二十六篇”;

嘉靖二年(1523),陶辅撰《花影集》,自序云:“较三家(《新话》、《余话》、《效颦》)得失之端,约繁补略,共为二十篇,题曰《花影集》”。

此外,尚有邵景詹《觅灯因话》、《剪灯谈录》、《剪灯琐语》、《秉烛清谈》等等。

《剪灯新话》、《剪灯余话》等小说还远传海外,倍受东亚地区读者之青睐。

朝鲜时代《燕山君日记》“甲子十年(1504)”记载:

四月壬戌,传曰:《剪灯新话》、《剪灯余话》、《效颦集》、《娇红记》、《西厢记》等,令谢恩使贸来。

朝鲜文人金时习约于1466—1471年间,在庆州金鳌山,模仿《新话》、《余话》撰《金鳌新话》,成为朝鲜传奇小说之祖,影响巨大;

《剪灯新话》及《金鳌新话》又传入日本,被选入贞亨四年(1687)出版的《奇异杂谈集》中;之后日本文人浅井了意(?-1691)撰《伽婢子》、上田秋成(1734-1809)撰《雨月物语》,亦曾改编两书之部分篇章,大受欢迎,形成怪谈小说的传统。

这种幽艳、恐怖的气氛,与日本民族的审美观颇为契合,直至当代日本影视文学中仍有体现。

《剪灯新话》传入越南的时间,大概在十五世纪末及十六世纪初。约在十六世纪二、三十年代,作家阮嶼模仿《剪灯新话》创作了越南第一部小说集《传奇漫录》。全书二十篇,故事题材及文本结构多与《新话》相近。

《传奇漫录》版本众多,流传很广。还出现了《传奇新谱》、《传闻新录》、《新传奇录》等续作,形成越南汉文小说中颇为重要的传奇小说系列。

二、明代中篇文言传奇小说及其影响。

明代嘉靖前后,出现了一批篇幅较长的文言传奇小说,今知有《娇红记》、《钟情丽集》、《龙会兰池录》、《双卿笔记》、《怀春雅集》、《花神三妙传》、《寻芳雅集》、《天缘奇遇》、《刘生觅莲记》、《李生六一天缘》、《传奇雅集》等十六种。

其文本中多插入大量诗文,如《钟情丽集》、《怀春雅集》等篇,诗文字数占全文一半,《怀春雅集》插入诗词213首,几乎就是一部小型别集。故称之为“诗文小说”。

其故事情节也大同小异,大致包括:生寓旦宅—丫欢传情—生旦唱和—思念成疾—醉失佳期—生旦别离—婚前私会—小人拨乱—及第高官—三教式结尾(儒之荣华富贵、释之遁入空门、道之得道成仙)。

明代高儒《百川书志》著录六种中篇传奇,解题云:“以上六种,皆本《莺莺传》而作,语带烟花,气含脂粉,凿穴穿墙之期,越礼伤身之事,不为庄人所取,但备一体,为解睡之具耳。”

这批小说流传甚广,既有单行本,又曾被收入明代通俗类书,如《万锦情林》、《国色天香》、《绣谷春容》、林近阳《燕居笔记》、何大伦《燕居笔记》等,反复转载;

还曾编辑出版过专集,譬如《风流十传》(虽云“十传”,实收明代中篇传奇小说8篇)、《花阵绮言》(收7种)等。

这批作品对明清小说戏曲文学,影响深远。譬如开启才子佳人小说类型;情节或诗文被《金瓶梅》、《欢喜冤家》等小说所因袭;据此改编的明清戏曲,目前所知就有二十余种。

三、说部汇刻与明人对文言小说的整理。

有明一代,尤其是嘉靖、万历时期,说部丛书的编辑与出版甚为盛行。据诸家目录及相关图书馆所藏,有《古今说海》、《顾氏文房小说》、《稗海》、《稗统》、《稗乘》、《虞初志》等近20种。

譬如:《古今说海》,明云间(今上海)陆楫辑,一百四十二卷,存世有嘉靖二十三年(1544)陆氏俨山书院刊本。分成四部(“说选”、“说渊”、“说略”、“说纂”)七家(“小录”、“偏记”、“别传”、“杂记”、“逸事”、“散录”、“杂纂”),收录六朝至明代文言小说及笔记杂著凡135种,其中尤以唐宋两代文言小说为夥。

《顾氏文房小说》五十八卷,明长洲(今苏州)顾元庆辑,存世有嘉靖中顾氏夷白斋刊本。收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海内十洲记》、《开元天宝遗事》、《白猿传》、《虬髯客传》、《杨太真外传》等汉魏至宋代的文言小说及笔记杂著40种。

《虞初志》,题明吴仲虚辑,七卷,存世有明朱墨套印本。收录文言小说31种,除卷一《续齐谐记》外,均为唐人传奇,诸如《莺莺传》、《谢小娥传》、《李娃传》、《虬髯客传》等名篇毕集。

《稗统》、《稗统后编》、《稗统续编》,明赵用贤《赵定宇书目》著录,未题编者,注称“黄葵阳家藏”,黄葵阳即嘉兴黄洪宪(1541---1600)之号,洪宪与赵用贤为同科进士。《稗统》凡二百四十四册,收录之书从文言小说至笔记杂著,颇显芜杂;

《稗统后编》收录《世说新语》、《唐语林》、《何氏语林》等7种;《稗统续编》收录《搜神记》、《搜神后记》、《鬼董》等18种。

全套丛书收录的作品总数近700种。此丛书清初后未见著录,今或已佚。

虽然,明代说部丛书存在着种种弊病,譬如随意删节、改题篇名、张冠李戴、校勘不精等等,它们也因此遭到后世目录学家及研究者的严厉批评。

但说部汇刻仍具有重要的文献意义。它们不仅有益于文言小说文本的流传,同时也启动了明代知识界与出版界对历代文言小说的搜集和整理工作。

清代目录学家顾千里曾经在《重刻古今说海序》中,对此作出了精辟总结:

说部之书盛于唐宋,凡见著录,无虑数千百种,而其能传者,则有赖汇刻之力居多。盖说部者,遗闻轶事,丛残琐屑,非如经义、史学、诸子等,各有专门名家师承授受,可以永久勿坠也,独汇而刻之,然后各书之势常居于聚,其于散也较难;储藏之家,但费收一书之劳,即有累若干书之获,其搜求也较便;各书各用,而用乎此者,亦不割弃乎彼,牵连倚毗,其流布也较易。故自左禹圭以下,汇刻一途,日增月辟,完好具存,而唐宋说部书之传,不在汇刻中者,固已屈指寥寥矣。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