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北宋中后期其他诗人、词人

更新时间:2021/1/12
收藏 说说

第七章北宋中后期其他诗人、词人

北宋中后期,词坛名家辈出,创作十分繁荣,晏几道以杰出的小令创作卓然自立,秦观则以当行本色的“作家歌”成为宋词典范之一,苏门文人中黄庭坚、晁补之亦长于作词,词风最接近苏轼。北宋后期最重要的词人当推周邦彦,与苏门文人有较多来往的贺铸也以独特词风成为宋词名家。

诗歌方面,除了江西诗派之外, 以苏门文人中张耒、秦观、晁补之等人的创作成就较为突出。

第一节晏几道

晏几道(1038~1110?),字叔原,号小山。临川(今属江西)人。晏殊第八子。人称“小晏”,又与晏殊合称“二晏”。其生活年代已进入北宋中后期。英宗治平年间,与黄庭坚成为密友,熙宁七年,友人郑侠上书反对新法被逮捕下狱,晏几道也受牵连下狱,后被放出。元丰年间,和在京师等候调官的黄庭坚再次相聚,常在一起饮酒唱和。黄庭坚作《次韵答叔原会寂照房呈稚川》有“声名九鼎重,冠盖万夫望”之句,《同王稚川晏叔原饭寂照房》有“晏子与人交,风义盛激昂”之句,可见他当时是颇负盛名的。元祐以后,晏几道大概做过几任小官,晚年退居京城旧宅,清节自守。

黄庭坚《小山词序》

晏叔原,临淄公之暮子也,磊隗(wěi同磊磈,喻胸中不平之气)权奇(奇谲非凡),疏于顾忌,文章翰墨,自立规模。……平生潜心六艺,玩思百家,持论甚高,未尝以沽世。余尝怪而问之,曰:我槃跚勃窣,犹获罪于诸公,愤而吐之,是唾人面也。乃独嬉弄于乐府之馀,而寓以诗人之句法,清壮顿挫,能动摇人心,士大夫传之,以为有临淄之风耳。罕能味其言也。余尝论叔原,固人英也,其痴亦自绝人。爱叔原者,皆愠而问其目,曰:‘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乃共以为然。

晏几道《小山词自序》

“补亡”一编,补乐府之亡也。叔原往者沉浮酒中,病世之歌词不足以析醒解愠,试续南部诸贤绪馀,作五七字语,期以自娱,不独叙其所怀,兼写一时杯酒间闻见,所同游者意中事。尝思感物之情,古今不易,窃以谓篇中之意,昔人所不遗,第于今无传耳。故今所制,通以“补亡”名之。始时,沈十二廉叔、陈十君龙,家有莲、鸿、蘋、云,品清讴娱客,每得一解,即以草授诸儿,吾三人持酒听之,为一笑乐而已。而君龙疾废卧家,廉叔下世,昔之狂篇醉句,遂与两家歌儿酒使俱流转于人间。自尔邮传滋多,积有窜易。七月己巳,为高平公缀辑成编。追惟往昔过从饮酒之人,或垅木已长,或病不偶,考其篇中所记悲欢离合之事,如幻如电,如昨梦前尘,但能掩卷抚然,感光阴之易迁,叹境缘之无实也。

《鹧鸪天》

醉拍春衫惜旧香,天将离恨恼疏狂。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

云渺渺,水茫茫。征人归路许多长。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

《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余集《落花人独立图》

翁宏《春残》

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寓目魂将断,经年梦亦非。那堪向愁夕,萧飒暮蝉辉。

《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賸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生查子》

关山魂梦去,鱼燕音尘少。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

归梦碧纱窗,说与人人道。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

《阮郎归》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称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蕙风词话》卷三:“‘殷勤理旧狂’五字三层意。狂者,所谓一肚子不合适宜,发现于外者。狂已旧矣,而理之,其狂若有甚不得已者。”

《蝶恋花》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关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句,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鹧鸪天》

小令尊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歌中醉倒谁能恨,唱罢归来酒未消。

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捡,又踏杨花过谢桥。

《阮郎归》

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

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采桑子》

秋来更觉消魂苦,小字还稀。坐想行思,怎得相看似旧时。

南楼把手凭肩处,风月应知,别后除非,梦里时时得见伊。

《虞美人》

疏梅月下歌金缕,忆共文君语。更谁情浅似春风,一夜满枝新绿、替残红。

蘋香已有莲开信,两桨佳期近。采莲时节定来无?醉后满身花影、倩人扶。

第二节秦观、张耒和晁补之

秦观、张耒和晁补之都名列“苏门四学士”,但其文学成就和擅长各不相同,秦观是北宋中后期重要词人之一,诗歌不如其词,但也独具面貌。张耒以诗歌著名,晁补之则兼擅诗词。

张耒《赠李德载》:“长翁波涛万倾陂,少翁巉秀千寻麓。黄郎萧萧日下鹤,陈子峭峭霜中竹。秦文蒨藻舒桃李,晁论峥嵘走金玉。”

秦观(1049~1100)

秦观,字太虚,后改字少游,高邮(今属江苏)人。元丰八年(1085)进士,元祐间苏轼荐之于朝,任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绍圣元年(1094)以后,坐元祐党籍先后被流放到郴州(今属湖南)、横州(今广西横县)和雷州(今广东海康)等地,于放还途中病卒于藤州(今广西藤县)。

在北宋词坛上,秦观的词被认为是最为“当行本色”的典范,晁补之《评本朝乐章》认为“近世以来,作者皆不及秦少游” 。叶梦得《避暑录话》说他的词“语工而入律,知乐者谓之‘作家歌’”。

《鹊桥仙》七夕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江城子》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千秋岁》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鵷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浣溪沙》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清人对秦观词的评价

冯煦《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他人之词,词才也,少游,词心也,得之于内,不可以传。”

况周颐《蕙风词话》:“少游自辟蹊径,卓然名家,盖其天分高,故能抽秘骋妍于寻常濡染之外,而其所以契合长公者独深。”

秦观的诗:

《游鉴湖》

画舫珠帘出缭墙,天风吹到芰荷乡。水光入座杯盘莹,花气侵人笑语香。翡翠侧身窥渌酒,蜻蜓偷眼避红妆。蒲萄力缓单衣怯,始信湖中五月凉。

《春日五首》其一

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

《秋日三首》其二

月团新碾瀹花瓷,饮罢呼儿课《楚词》。风定小轩无落叶,青虫相对吐秋丝。

《赏酴醾有感》

春来百物不入眼,唯见此花堪断肠。借问断肠缘底事,罗衣曾似此花香。

张耒(1054-1114)

张耒,字文潜,号柯山,楚州淮阴(今属江苏)人,祖籍亳州谯县(今安徽亳县)。熙宁六年(1073)进士,元祐初任秘书省正字等职。绍圣以后坐元祐党籍贬官,晚年寓居陈州宛丘(今河南淮阳),人称宛丘先生。他早年以文章受知于苏辙,后从学于苏轼,成为苏轼门人。苏轼曾把他和秦观放在一起作过比较,说:“秦少游、张文潜,才识学问,为当世第一,无能优劣二人者。少游下笔精悍,心所默识,而不能传者,能以笔传之。然而气韵雄拔,疏通秀朗,当推文潜。”(朱弁《曲洧旧闻》)张耒的成就主要是诗歌。

《有感》

群儿鞭笞学官府,翁怜痴儿傍笑侮。翁出坐曹鞭复呵,贤于群儿能几何?儿曹相鞭以为戏,翁怒鞭人血满地。等为戏剧谁后先?我笑谓翁儿更贤。

《周氏行》

亭亭美人舟上立,周氏女儿年二十。少时嫁得刺船郎,郎身如墨妾如霜。

嫁后妍媸谁复比,泪痕不及人前洗。天寒守舵雨中立,风顺张帆夜深起。

百般辛苦心不惜,妾意私悲鉴中色。不如江上两鹭鸶,飞去飞来一双白。

长淮杳杳接天浮,八月捣衣南国秋。谩说鲤鱼能托信,祇应明月见人愁。

淮边少年知妾名,船头致酒邀妾倾。贼儿恶少谩调笑,妾意视尔鸿毛轻。

白衫乌帽谁家子,妾一见之心欲死。人间会合亦偶然,滩下求船忽相值。

郎情何似似春风,霭霭吹人心自融。河中逢潬还成阻,潮到蓬山信不通。

百里同船不同枕,妾梦郎时郎正寝。山头月落郎起归,沙边潮满妾船移。

郎似飞鸿不可留,妾如斜日水东流。鸿飞水去两不顾,千古万古情悠悠。

情悠悠兮何处问,倒泻长淮洗难尽。祇应化成淮上云,往来供作淮边恨。

张耒《东山词序》

文章之于人,有满心而发,肆口而成,不待思虑而工,不待雕琢而丽者,皆天理之自然而性情之至道也。

《初见嵩山》

年来鞍马困尘埃,赖有青山豁我怀。日暮北风吹雨去,数峰青瘦出云来。

《偶题》

相逢记得画桥头,花似精神柳似柔。莫谓无情即无语,春风传意水传愁。

《上元都下二首》其一

淡薄晴云放月华,晚妆新晕脸边霞。管弦楼上争沽酒,巧笑车头旋买花。

《秋夜寄远》

秋晚萧条风露清,星河耿耿漏丁丁。只应新月频相见,长向玉楼东畔生。

宋人对张耒诗歌评价

晁补之《题文潜诗册后》:“君诗容易不著意,忽似春风开百花。”

杨万里《读张文潜诗》:“晚爱肥仙诗自然,何曾绣绘更雕镌。春花秋月冬冰雪,不听陈言只听天。”

晁补之(1053-1110),

晁补之,字无咎,号归来子,济州钜野(今山东巨野)人,元丰二年(1079)进士。元祐中任秘书省正字等职,知齐州。绍圣以后贬官。崇宁二年(1103)罢官,退居故里,筑归去来园,啸傲其中,因以为号。晁补之诗词兼擅,词风在四学士中与苏轼最为接近,诗歌成就虽不及四学士中其他三位,亦时有可观。

《题谷熟驿舍》二首

其一

驿后新篱接短墙,枯荷衰柳小池塘。倦游对此忘行路,徙倚轩窗看夕阳。

其二

一官南北鬓将华,数亩荒池浄水花。埽地开窗置书几,此生随处便为家。

《芳仪怨》

金陵宫殿春霏微,江南花发鹧鸪飞。风流国主家千口,十五吹箫粉黛稀。

满堂侍酒皆词客,拭汗争看平叔白。《后庭》一曲时事新,挥泪临江悲去国。

令公献籍朝未央,敕书筑第优降王。魏俘曾不输织室,供奉一官奔武强。

秦淮潮水钟山树,塞北江南易怀土。双燕清秋梦柏梁,吹落天涯犹并羽。

相随未是断肠悲,黄河应有却还时。宁知翻手明朝事,咫尺人生不可期。

苍黄三鼓滹沱岸,良人白马今谁见?国亡家破一身存,薄命如云信流转。

芳仪加我名字新,教歌遣舞不由人。采珠拾翠衣裳好,深红退尽惊胡尘。

阴山射虎边风急,嘈杂琵琶酒阑泣。无言徧数天河星,只有南箕近乡邑。

当时千指渡江来,同苦不知身独哀。中原骨肉又零落,寄诗黄鹄何当回。

生男自有四方志,女子哪知出门事。君不见李君椎髻泣穷年,丈夫飘泊犹堪怜。

v此诗是晁补之在澶州(今河南濮阳)任司户参军(元丰二年(1079)到四年(1081)之间)时作。原题下自注:“事见《虏廷杂记》。”

v按《虏廷杂记》今佚。芳仪:陆游《避暑漫钞》载:“李芳仪,江南国主李景(璟)女也,纳士后在京师。初嫁供奉官孙某,为武彊都监。为辽中圣宗所获,封芳仪,生公主一人。赵至忠虞部自北虏归明,尝仕辽为翰林学士,修国史,著《虏廷杂记》载其事。时晁补之为北都教官,览其书而悲之,与颜复长道作《芳仪曲》。”

冯煦《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说:晁补之“所为诗馀,无子瞻之高华,而沉咽则过之”。

《摸鱼儿·东皋寓居》

买陂塘、旋栽杨柳,依稀淮岸江浦。东皋嘉雨新痕涨,沙觜鹭来鸥聚。堪爱处,最好是、一川夜月光流渚。无人独舞。任翠幄张天,柔茵藉地,酒尽未能去。

青绫被,莫忆金闺故步。儒冠曾把身误。弓刀千骑成何事?荒了邵平瓜圃。君试覰。满青镜、星星鬓影今如许。功名浪语。便似得班超,封侯万里,归计恐迟暮。

《金凤钩·东皋寓居送春》

春辞我,向何处?怪草草、夜来风雨。一簪华发,少欢饶恨,无计殢春且住。

春回常恨寻无路。试向我、小园徐步。一阑红药,倚风含露,春自未曾归去。

唐庚(1070-1120)

《醉眠》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余花犹可醉,好鸟不妨眠。世味门长掩,时光簟已便。梦中频得句,拈笔又忘筌。

江端友(?-1130)

江端友,字子我,号七里先生,开封陈留(今属河南)人。北宋末隐居汴京封丘门外。靖康初召为承务郎,赐进士出身。南渡后寓居桐庐。他和其弟江端本都以诗著名,与晁冲之、吕本中交游唱酬,但吕本中作《江西诗社宗派图》,则只列入江端本。江端友《牛酥行》、《玉延行》,是宋代讽刺诗的杰作。

《牛酥行》

有客有客官长安,牛酥百斤亲自煎。倍道奔驰少师府,望尘且欲迎归轩。守阍呼语不必出,已有人居第一先。其多乃复倍于此,台颜顾视初怡然。昨朝所献虽第二,桶以纯漆丽且坚。今君来迟数又少,青纸题封难胜前。持归空惭辽东豕,努力明年趁头市。

第三节周邦彦贺铸

宋徽宗文会图局部

周邦彦(1056-1121)

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他是北宋后期最为重要的词人,也是宋代词史上影响深远的大家。他精通音律,博览群书。在北宋王朝快灭亡的前夜,宋徽宗设置大晟乐府,任用一批词人来审定音乐、创制乐调。这些人就是所谓“大晟词人”,周邦彦曾任大晟乐府的提举官,是“大晟词人”中影响最大的一个。

周邦彦词也受到柳永词的影响,但他追求词作的艺术规范性,章法结构的变化更多,字句更加精工雕琢,音律更加严格,风格更为典雅平正。被认为“无一点市井气”。总之以艺术技巧的精湛和音律的精严取胜。

周邦彦精通音乐,新创、自度曲调共五十多调,新创词调声腔圆美,情调清雅,受到南宋词坛的广泛效法和遵从。在新创词调以及规范词律等方面,周邦彦都对宋词的发展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在词的艺术表现和审美风格方面,也对南宋词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兰陵王·柳》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六丑·蔷薇谢后作》

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阴虚掷。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为问花何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蹊,轻翻柳陌。多情为谁追惜。但蜂媒蝶使,时叩窗槅。

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静绕珍丛底,成叹息。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一朵钗头颤袅,向人敧侧。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

《苏幕遮》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少年游》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锁阳台》(满庭芳)

白玉楼高,广寒宫阙,暮云如幛褰开。银河一派,流出碧天来。无数星躔玉李,冰轮动、光满楼台。登临处,全胜瀛海,弱水浸蓬莱。

云鬟,香雾湿,月娥韵压,云冻江梅。况餐花饮露,莫惜徘徊。坐看人间如掌,山河影、倒入琼杯。归来晚,笛声吹彻,九万里尘埃。

《玉楼春》

桃溪不作从容住,秋藕绝来无续处。当时相候赤栏桥,今日独寻黄叶路。

烟中列岫青无数,雁背夕阳红欲暮。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馀黏地絮。

刘永济《唐五代两宋词赏析》

邦彦既知音,又长于文学,其所作词,音律流美,词才和雅,故一时词体,复归于正,影响南宋词学甚大。

宋刊本《详注周美成词片玉集》书影

贺铸(1052-1125)

贺铸字方回,号庆湖遗老。原籍越州山阴(今绍兴),自称是贺知章的后代,故号庆湖(镜湖)遗老。他是宋太祖贺皇后的五世族孙,又娶宋宗室女为妻,可说是出身贵族,但他性格刚直,又尚酒使气,喜欢评论政事,褒贬权贵,因而始终悒悒不得志,最后愤而退隐于苏州,寄情山水。贺铸诗词兼长,诗写得很好,但词的名气更大些。他和苏门四学士的交往比较密切,黄庭坚曾称赞过他的词,张耒为他的词集写了序,给予很高的评价,并说他的词有“盛丽”、“妖冶”、“幽洁”、“悲壮”几方面特点,风格比较多样,兼有英雄豪气与儿女柔情。

《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