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记·口契糠([孝顺儿]南戏唱段)

更新时间:2021/1/12
收藏 说说

琵琶记·口契糠([孝顺儿]南戏唱段)

【山坡羊】 (五娘唱) 乱荒荒不丰稔的年岁,远迢迢不回来的夫婿。急煎煎不耐烦的二亲,软怯怯不济事的孤身己。衣尽典,寸丝不挂体。几番要卖了奴身己,争奈没主公婆教谁看取? (合) 思之,虚飘飘命怎期?难捱,实丕丕灾共危。

【前腔】 滴溜溜难穷尽的珠泪,乱纷纷难宽解的愁绪。骨崖崖难扶持的病体,战钦钦难捱过的时和岁。这糠呵,我待不吃你,教奴怎忍饥?我待吃呵,怎吃得?(介) 苦! 思量起来不如奴先死,图得不知他亲死时。(合前)

(白) 奴家早上安排些饭与公婆,非不欲买些鲑菜,争奈无钱可买。不想婆婆抵死埋冤,只道奴家背地吃了甚么。不知奴家吃的却是细米皮糠,吃时不敢教他知道,只得回避。便埋冤杀了,也不敢分说。

苦! 真实这糠怎的吃得?(吃介) (唱)

【孝顺歌】 呕得我肝肠痛,珠泪垂,喉咙尚兀自牢嗄住。糠,遭砻被舂杵,筛你簸扬你,吃尽控持。悄似奴家身狼狈,千辛万苦皆经历。苦人吃着苦味,两苦相逢,可知道欲吞不去。(吃吐介,唱)

【前腔】糠和米,本是两倚依,谁人簸扬你作两处飞?一贱与一贵,好似奴家共夫婿,终无见期。丈夫,你便是米么,米在他方没寻处。奴便是糠么,怎的把糠救得人饥馁?好似儿夫出去,怎的教奴,供给得公婆甘旨?(不吃放碗介) (唱)

【前腔】 思量我生无益,死又值甚的。不如忍饥为怨鬼。公婆年纪老,靠着奴家相依倚,只得苟活片时。片时苟活虽容易,到底日久也难相聚。谩把糠来相比,这糠尚兀自有人吃,奴家骨头,知他埋在何处?(蔡公蔡婆上探白) 媳妇,你在这里说甚么?(五娘遮糠介。蔡婆搜出打五娘介,白) 公公,你看么,真个背后自逼逻东西吃。这贱人好打! (蔡公白) 你把他吃了,看是什么物事?(蔡婆慌吃介,吐介。蔡公白) 媳妇,你逼逻的是什么东西?(五娘介,唱)

【前腔】 这是谷中膜,米上皮,将来逼逻堪疗饥。(蔡公蔡婆白)这是糠,你却怎的吃得? (五娘唱) 尝闻古贤书,狗彘食人食,公公,婆婆,须强如草根树皮。(蔡公蔡婆白) 这的不嗄杀了你? (五娘唱) 嚼雪餐毡苏卿犹健,餐松食柏到做得神仙侣,纵然吃些何虑?公公,婆婆,别人吃不得,奴家须是吃得。(蔡公蔡婆白) 胡说。偏你如何吃得? (五娘唱) 爹妈休疑,奴须是你孩儿的糟糠妻室。

(蔡公蔡婆哭介。白) 原来错埋冤了人,兀的不痛杀了我! (倒介。五娘叫介,唱)

【雁过沙】 他沉沉向迷途,空教我耳边呼。公公,婆婆,我不能尽心相奉事,番教你为我归黄土。公公,婆婆,人道你死缘何故?公公,婆婆,你怎生割舍抛弃了奴?

(白) 公公,婆婆。(蔡公醒介,唱)

【前腔】媳妇,你耽饥事公姑。媳妇,你耽饥怎生度?错埋冤你也不肯辞,我如今始信有糟糠妇。媳妇,我料应不久归阴府。媳妇,你休便为我死的把生的受苦。(五娘叫婆婆介,唱)

【前腔】婆婆,你还死教奴家怎支吾?你若死教我怎生度?我千辛万苦回护丈夫,如今到此难回护。我只愁母死难留父。况衣衫尽解,囊箧又无。(蔡公叫蔡婆介,唱)

【前腔】婆婆,我当初不寻思,教孩儿往皇都。把媳妇闪得苦又孤,把婆婆送入黄泉路,只怨是我相耽误。我骨头未知埋在何处所!

《高堂称庆》 后,蔡伯喈被父亲逼迫入京应试,一去不归。家乡遭遇饥荒,饿殍遍野。五娘独力供养公婆,已典尽衣衫首饰,求得一点赈粮又被里正抢走,幸邻居张大公相济,分得一点赈粮。这里所录为五娘得到这点赈粮,将米供应公婆,自己却背着公婆吞糠充饥时唱的几支曲子。首曲以“乱荒荒”、“远迢迢”、“急煎煎”、“软怯怯” 四对偶句突出了四个 “不”字:年岁不丰,丈夫不归,公婆不耐烦,自己一个弱女子不济事。这四“不” 互为补充地描述了五娘艰难的处境。在家中衣物典尽、唯一可卖的只有自身时,五娘想到的不是自身之苦,却是卖掉自身,公婆让谁照应?第二曲又以 “滴溜溜”、“乱纷纷”、“骨崖崖”、“战钦钦” 四对句突出了四个 “难” 字:珠泪难尽,愁绪难解,病体难支,荒岁难捱。这四

“难” 诉说了自己悲苦的情怀。处境虽难,情怀虽苦,却仍须活下去,五娘只得以糠充饥。为了不让公婆见她吃糠而伤心,她有意独自进食。四曲 【孝顺歌】 写她吃着难以下咽的糠秕,由糠被舂杵,被簸扬,想到自己受尽折磨,历尽苦辛。苦人吃着苦味,其情更苦,却又无处倾诉,只好对着糠秕言说苦衷。她由糠想到米,由糠和米本相依倚,却一贱一贵两处分飞,联想到自己夫妻分离,终无见期。她想到生不如死,但念及年老公婆,又决心 “苟活片时”。当公婆发现她吃糠后,她极力以汉朝苏武啮雪吞毡的故事和神仙餐松食柏的传说来宽慰老人,最终归结、照应了古来以贫贱相守的妻子为 “糟糠之妻” 的称谓。曲中托物抒怀、以糠自喻,紧扣一个“糠” 字,抒发了五娘比糠更苦的情怀,也表现了她善良朴实、处处为老人着想、即使被冤枉仍能体恤老人的美德。【雁过沙】 四曲演述婆婆因发现自己错怪贤媳伤心而亡、公公为自己逼孩儿赴试以致害了媳妇和婆婆而痛心疾首的悲惨情状,动人心魄。最后一句 “我骨头未知埋在何处所”,《六十种曲》 本为 “不如我死免把你再辜负”。前者使人感到突兀,且与五娘之曲 “奴家骨头知他埋在何处” 意重复,不如后者所表现的痛悔之情来得深刻、激切,很可能是钞本有误。

此出为《琵琶记》的名段,其中尤以四曲 【孝顺歌】 最为精彩。这些描写五娘思想流程的语词本色无华,却宛转曲折、细微详尽地,一层比一层深入地展示了她痛苦、矛盾的内心世界。由于是从人心流出,真切自然,故而感人至深,历来评者都以此为神来之笔。曾经有过这样的传说:“高明撰《琵琶记》,填至《吃糠》一折,有糠和米一起飞之句,案上两烛光合而为一,交辉久之乃解。好事者以为文字之祥,为作瑞光楼以旌之。” (见《类苑详注》) 传说虽不一定是事实,却反映了人们对这几支曲子的喜爱,以至神其说而加以传播。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家长圈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全国高校大全

    热文排行

    博评网